卷二

作者:欧阳修、宋祁等

  太宗

  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讳世民,高祖次子也。母曰太穆皇后窦氏。生而不惊。 方四岁,有书生谒高祖曰:“公在相法,贵人也,然必有贵子。”及见太宗,曰: “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其年几冠,必能济世安民。”书生巳辞去,高祖惧其语泄, 使人追杀之,而不知其所往,因以为神。乃采其语,名之曰世民。

  大业中,突厥围炀帝雁门,炀帝从围中以木系诏书,投汾水而下,募兵赴援。 太宗时年十六,往应募,隶将军云定兴,谓定兴曰:“虐敢围吾天子者,以为无援 故也。今宜先后吾军为数十里,使其昼见旌旗,夜闻钲鼓,以为大至,则可不击而 走之。不然,知我虚实,则胜败未可知也。”定兴从之。军至崞县,突厥候骑见其 军来不绝,果驰告始毕可汗曰:“救兵大至矣!”遂引去。高祖击历山飞,陷其围 中,太宗轻骑取之而出,遂奋击,大破之。

  太宗为人聪明英武,有大志,而能屈节下士。时天下已乱,盗贼起,知隋必亡, 乃推财养士,结纳豪杰。长孙顺德、刘弘基等,皆因事亡命,匿之。又与晋阳令刘 文静尤善,文静坐李密事系狱,太宗夜就狱中见之,与图大事。时百姓避贼多入城, 城中几万人,文静为令久,知其豪杰,因共部署。计已定,乃因裴寂告高祖。高祖 初不许,已而许之。

  高祖已起兵,建大将军府。太宗率兵徇西河,斩其郡丞高德儒。拜右领军大都 督,封敦煌郡公。唐兵西,将至霍邑,会天久雨,粮且尽,高祖谋欲还兵太原。太 宗谏曰:“义师为天下起也,宜直入咸阳,号令天下。今还守一城,是为贼尔。” 高祖不纳。太宗哭于军门,高祖惊,召问之,对曰:“还则众散于前,而敌乘于后, 死亡须臾,所以悲尔。”高祖寤,曰:“起事者汝也,成败惟汝。”时左军已先返, 即与陇西公建成分追之。夜半,太宗失道入山谷,弃其马,步而及其兵,与俱还。 高祖乃将而前,迟明至霍邑。宋老生不出,太宗从数骑傅其城,举鞭指麾,若将围 之者。老生怒,出,背城阵。高祖率建成居其东,太宗及柴绍居其南。老生兵薄东 阵,建成坠马,老生乘之,高祖军却。太宗自南原驰下坂,分兵断其军为二,而出 其阵后,老生兵败走,遂斩之。进次泾阳,击胡贼刘鹞子,破之。唐兵攻长安,太 宗屯金城坊,攻其西北,遂克之。义宁元年,为光禄大夫、唐国内史,徙封秦国公, 食邑万户。薛举攻扶风,太宗击败之,斩首万余级,遂略地至陇右。二年,为右元 帅,徙封赵国公,率兵十万攻东都,不克而还,设三伏于三王陵,败隋将段达兵万 人。

  武德元年,为尚书令、右翊卫大将军,进封秦王。薛举寇泾州,太宗为西讨元 帅,进位雍州牧。七月,太宗有疾,诸将为举所败。八月,太宗疾间,复屯于高坑 城,相持六十馀日。已而举死,其子仁杲率其众求战,太宗按军不动。久之,仁杲 粮尽,众稍离叛,太宗曰:“可矣!”乃遣行军总管梁实栅浅水原。仁杲将宗罗睺 击实,太宗遣将军庞玉救实,玉军几败,太宗率兵出其后,罗睺败走,太宗追之, 至其城下,仁杲乃出降。师还,高祖遣李密驰传劳之于豳州。密见太宗,不敢仰视, 退而叹曰:“真英主也!”献捷太庙,拜右武候大将军、太尉、使持节、陕东道大 行台尚书令,诏蒲、陕、河北诸总管兵皆受其节度。

  二年正月,镇长春宫,进拜左武候大将军、凉州总管。是时,刘武周据并州, 宋金刚陷沧州,王行本据蒲州,而夏县人吕崇茂杀县令以应武周。高祖惧,诏诸将 弃河东以守关中。太宗以为不可弃,愿得兵三万可以破贼。高祖于是悉发关中兵益 之。十一月,出龙门关,屯于柏壁。

  三年四月,击败宋金刚于柏壁。金刚走介州,太宗追之,一百夜驰二百里,宿 于雀鼠谷之西原。军士皆饥,太宗不食者二日,行至浩州乃得食,而金刚将尉迟敬 德、寻相等皆来降。刘武周惧,奔于突厥,其将杨伏念举并州降。高祖遣萧瑀即军 中拜太宗益州道行台尚书令。七月,讨王世充,败之于北邙。

  四年二月,窦建德率兵十万以援世充,太宗败建德于虎牢,执之,世充乃降。 六月,凯旋,太宗被金甲,陈铁骑一万、介士三万,前后鼓吹,献俘于太庙。高祖 以谓太宗功高,古官号不足以称,乃加号天策上将,领司徒、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 位在王公上,增邑户至三万,赐衮冕、金辂、双璧、黄金六千斤,前后鼓吹九部之 乐,班剑四十人。

  五年正月,讨刘黑闼于洺州,败之。黑闼既降,已而复反。高祖怒,命太子建 成取山东男子十五以上悉坑之,驱其小弱妇女以实关中。太宗切谏,以为不可,遂 已。加拜左右十二卫大将军。

  七年,突厥寇边,太宗与遇于豳州,从百骑与其可汗语,乃盟而去。

  八年,进位中书令。初,高祖起太原,非其本意,而事出太宗。及取天下,破 宋金刚、王世充、窦建德等,太宗切益高,而高祖屡许以为太子。太子建成惧废, 与齐王元吉谋害太宗,未发。

  九年六月,大宗以兵入玄武门,杀太子建成及齐王元吉。高祖大惊,乃以太宗 为皇太子。八月甲子,即皇帝位于东宫显德殿。遣裴寂告于南效。大赦,武德流人 还之。赐文武官勋、爵。免关内及蒲、芮、虞、泰、陕、鼎六州二岁租,给复天下 一年。民八十以上赐粟帛,百岁加版授。废潼关以东濒河诸关。癸酉,放宫女三千 余人。丙子,立妃长孙氏为皇后。癸未,突厥寇便桥。乙酉,及突厥颉利盟于便桥。 九月壬子,禁私家妖神淫祀、占卜非龟易五兆者。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癸亥, 立中山郡王承乾为皇太子。庚辰,萧瑀、陈叔达罢。十一月庚寅,降宗室郡王非有 功者爵为县公。十二月癸酉,虑囚。是岁,进封子长沙郡王恪为汉王,宜阳郡王祐 楚王。

  贞观元年正月乙酉,改元。辛丑,燕郡王李艺反于泾州,伏诛。二月丁巳,诏 民男二十、女十五以上无夫家者,州县以礼聘娶;贫不能自行者,乡里富人及亲戚 资送之;鳏夫六十、寡妇五十、妇人有子若守节者勿强。三月癸巳,皇后亲蚕。丙 午,诏:“齐仆射崔季舒、黄门侍郎郭遵、尚书右丞封孝琰以极言蒙难,季舒子刚、 遵子云、孝琰子君遵并及淫刑,宜免内侍,褒叙以官。”闰月癸丑朔,日有食之。 四月癸巳,凉州都督、长乐郡王幼良有罪,伏诛。五月癸丑,敕中书令、侍中朝堂 受讼辞,有陈事者悉上封。六月辛丑,封德彝薨。甲辰,太子少师萧瑀为尚书左仆 射。是夏,山东旱,免今岁租。七月壬子,吏部尚书长孙无忌为尚书右仆射。八月 河南、陇右边州霜。宇文士及检校凉州都督。戊戌,贬高士廉为安州大都督。九月 庚戌朔,日有食之。辛酉,遣使诸州行损田,赈问下户。御史大夫杜淹检校吏部尚 书,参议朝政。宇文士及罢。辛未,幽州都督王君廓奔于突厥。十月丁酉,以岁饥 减膳。十一月己未,许子弟年十九以下随父兄之官所。十二月壬午,萧瑀罢。戊申, 利州都督李孝常、右武卫将军刘德裕谋反,伏诛。

  二年正月辛亥,长孙元忌罢。兵部尚书杜如晦检校侍中,总监东宫兵马事。癸 丑,吐谷浑寇岷州,都督李道彦败之。丁巳,徙封恪为蜀王,泰越王,祐燕王。庚 午,刑部尚书李靖检校中书令。二月戊戌,外官上考者给禄。三月戊申朔,日有食 之。壬子,命中书门下五品以上及尚书议决死罪。壬戌,李靖为关内道行军大总管, 以备薛延陀。己巳,遣使巡关内,出金宝赎饥民鬻子者还之。庚午,以旱蝗责躬, 大赦。癸酉,雨。四月己卯,瘗隋人暴骸。壬寅,朔方人梁洛仁杀梁师都以降。六 月甲申,诏出使官禀食其家。庚寅,以子治生,赐是日生子者粟。辛卯,辰州刺史 裴虔通以弑隋炀帝削爵,流驩州。七月戊申,莱州刺史牛方裕、绛州刺史薛世良、 广州长史唐奉义、虎牙郎将高元礼,以宇文化及之党,皆除名,徙于边。八月甲戌, 省冤狱于朝堂。辛丑,立二王后庙,置国官。九月壬子,以有年,赐酺三日。十月 庚辰,杜淹薨。戊子,杀瀛州刺史卢祖尚。十一月辛酉,有事于南郊。十二月壬辰, 黄门侍郎王珪守侍中。癸巳,禁五品以上过市。

  三年正月丙午,以旱避正殿。癸丑,官得上下考者,给禄一年。戊午,享于太 庙。癸亥,耕藉田。辛未,裴寂罢。二月戊寅,房玄龄为尚书左仆射,杜如晦为右 仆射,尚书右丞魏徵为秘书监,参预朝政。三月己酉,虑囚。四月乙亥,太上皇徙 居于大安宫。甲午,始御太极殿。戊戌,赐孝义之家粟五斛,八十以上二斛,九十 以上三斛,百岁加绢二匹,妇人正月以来产子者粟一斛。五月乙丑,周王元方薨。 六月戊寅,以旱虑囚。己卯,大风拔木。壬午,诏文武官言事。八月己巳朔,日有 食之。丁亥,李靖为定襄道行军大总管,以伐突厥。九月丁巳,华州刺史柴绍为胜 州道行军总管,以伐突厥。十一月庚申,并州都督李世勣为通漠道行军总管,华州 刺史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任城郡王道宗为大同道行军总管,幽州都督卫孝节为 恒安道行军总管,营州都督薛万淑为畅武道行军总管,以伐突厥。十二月癸末,杜 如晦罢。闰月癸丑,为死丘者立浮屠祠。辛酉,虑囚。是岁,中国人归自塞外及开 四夷为州县者百二十余万人。

  四年正月丁卯朔,日有食之。癸巳,武德殿北院火。二月己亥,幸温汤。甲辰, 李靖及突厥战于阴山,败之。丙午,至自温汤。甲寅,大赦,赐酺五日。御史大夫 温彦博为中书令,王珪为侍中;民部尚书戴胄检校吏部尚书,参豫朝政;太常卿萧 瑀为御史大夫,与宰臣参议朝政。丁巳,以旱诏公卿言事。三月甲午,李靖俘突厥 颉利可汗以献。四月戊戌,西北君长请上号为“天可汗”。六月乙卯,发卒治洛阳 宫。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癸酉,萧瑀罢。甲戌,太上皇不豫,废朝。辛卯,疾 愈,赐都督刺史文武官及民年八十以上、教子表门闾者有差。八月甲寅,李靖为尚 书右仆射。九月庚午,瘗长城南隋人暴骨。己卯,如陇州。壬午,禁刍牧于古明君、 贤臣、烈士之墓者。十月壬辰,赦岐、陇二州,免今岁租赋,降咸阳、始平、武功 死罪以下。辛卯,猎于贵泉谷。甲辰,猎于鱼龙川,献获于大安宫。乙卯,免武功 今岁租赋。十一月壬戌,右卫大将军侯君集为兵部尚书,参议朝政。甲子,至自陇 州。戊寅,除鞭背刑。十二月甲辰,猎于鹿苑。乙巳,至自鹿苑。是岁,天下断死 罪者二十九人。

  五年正月癸酉,猎于昆明池。丙子,至自昆明池,献获于大安宫。二月己酉, 封弟元裕为郐王,元名谯王,灵夔魏王,元祥许王,元晓密王。庚戌,封子愔为梁 王,贞汉王,恽郯王,治晋王,慎申王,嚣江王,简代王。四月壬辰,代王简薨。 五月乙丑,以金帛购隋人没于突厥者,以还其家。八月甲辰,遣使高丽,祭隋人战 亡者。戊申,杀大理丞张蕴古。十一月丙子,有事于南郊。十二月丁亥,诏:“决 死刑,京师五覆奏,诸州三覆奏,其日尚食毋进酒肉。”壬寅,幸温汤。癸卯,猎 于骊山,赐新丰高年帛。戊申,至自温汤。癸丑,赦关内。

  六年正月乙卯朔,日有食之。癸西,静州山獠反,右武卫将军李子和败之。三 月,侯君集罢。戊辰,如九成宫。丁丑,降雍、岐、豳三州死罪以下,赐民八十以 上粟帛。五月,魏徵检校侍中。六月己亥,丰王元亨薨。辛亥,江王嚣薨。七月己 巳,诏天下行乡饮酒。九月己酉,幸庆善宫。十月,侯君集起复。卯,至自庆善宫。 十二月辛未,虑囚,纵死罪者归其家。是岁,诸羌内属者三十万人。

  七年正月戊子,斥宇文化及党人之子孙勿齿。辛丑,赐京城酺三日。三月丁卯, 雨土。三月戊子,王珪罢。庚寅,魏徵为侍中。五月癸未,如九成宫。六月辛亥, 戴胄薨。八月辛未,东酉洞獠寇边,右屯卫大将军张士贵为龚州道行军总管以讨之。 九月,纵囚来归,皆赦之。十月庚申,至自九成宫。乙丑,京师地震。十一月壬辰, 开府仪同三司长孙无忌为司空。十二月甲寅,幸芙蓉园。丙辰,猎于少陵原。戊午, 至自少陵原。

  八年正月辛丑,张士贵及獠战,败之。壬寅,遣使循省天下。二月乙巳,皇太 子加元服。丙午,降死罪以下,赐五品以上子为父后者爵一级,民酺三日。三月庚 辰,如九成宫。五月辛未朔,日有食之。是夏,吐谷浑寇凉州,左骁卫大将军段志 玄为酉海道行军总管,左骁卫将军樊兴为赤水道行军总管,以伐之。七月,陇右山 崩。八月甲子,有星孛于虚、危。十月,作永安宫。甲子,至自九成宫。十一月辛 未,李靖罢。己丑,吐谷浑寇凉州,执行人鸿胪丞赵德楷。十二月辛丑,特进李靖 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侯君集为积石道行军总管,任城郡王道宗为鄯善道行军总管, 胶东郡公道彦为赤水道行军总管,凉州都督李大亮为且末道行军总管,利州刺史高 甑生为盐泽道行军总管,以伐吐谷浑。丁卯,从太上皇阅武于城西。

  九年正月,党项羌叛。二月,长孙无忌罢。三月庚辰,洮州羌杀刺史孔长秀, 附于吐谷浑。壬午,大赦。乙酉,高甑生及羌人战,败之。闰四月丙寅朔,日有食 之。五月,长孙无忌起复。庚子,太上皇崩,皇太子听政。壬子,李靖及吐谷浑战, 败之。七月庚子,盐泽道行军副总管刘德敏及羌人战,败之。十月庚寅,葬太武皇 帝于献陵。十一月壬戌,特进萧瑀参豫朝政。

  十年正月甲午,复听政。癸丑,徙封元景为荆王,元昌汉王,元礼徐王,元嘉 韩王,元则彭王,元懿郑王,元轨霍王,元凤虢王,元庆道王,灵夔燕王,恪吴王, 泰魏王,祐齐王,愔蜀王,恽蒋王,贞越王,慎纪王。三月癸丑,出诸王为都督。 六月壬申,温彦博为尚书右仆射,太常卿杨师道为侍中。魏徵罢为特进,知门下省 事,参议朝章国典。己卯,皇后崩。十一月庚寅,葬文德皇后于昭陵。十二月,萧 瑀罢。庚辰,虑囚。

  十一年正月丁亥,徙封元裕为邓王,元名舒王。庚子,作飞仙宫。乙卯,免雍 州今岁租赋。二月丁巳,营九摐山为陵,赐功臣、密戚陪茔地及秘器。甲子,如洛 阳宫。乙丑,给民百岁以上侍五人。壬午,猎于鹿台岭。三月丙戌朔,日有食之。 癸卯,降洛州囚见徒,免一岁租、调。辛亥,猎于广成泽。癸丑,如洛阳宫。’六 月甲寅,温彦博薨。丁巳,幸明德宫。己未,以诸王为世封刺史。戊辰,以功臣为 世封刺史。己巳,徙封元祥为江王。七月癸未,大雨,水,谷、洛溢。乙未,诏百 官言事。壬寅,废明德宫之玄圃院,赐遭水家。丙午,给亳州老子庙、兗州孔子庙 户各二十以奉享,复凉武昭王近墓户二十以守卫。九月丁亥,河溢,坏陕州河北县, 毁河阳中潭,幸白司马坂观之,赐濒河遭水家粟帛。十月癸丑,赐先朝谋臣武将及 亲戚亡者茔陪献陵。十一月辛卯,如怀州。乙未,猎于济源麦山。丙午,如洛阳宫。

  十二年正月乙未,丛州地震。癸卯,松州地震。二月癸亥,如河北县,观底柱。 甲子,巫州獠反,夔州都督齐善行败之。乙丑,如陕州。丁卯,观盐池。庚午,如 蒲州。甲戌,如长春宫。免朝邑今岁租赋,降囚罪。乙亥,猎于河滨。闰月庚辰朔, 日有食之。丙戌,至自长春宫。七月癸酉,吏部尚书高士廉为尚书右仆射。八月壬 寅,吐蕃寇松州,侯君集为当弥道行军大总管,率三总管兵以伐之。九月辛亥,阔 水道行军总管牛进达及吐蕃战于松州,败之。十月己卯,猎于给平,赐高年粟帛。 乙未,至自始平。钧州山獠反,桂州都督张宝德败之。十一月己巳,明州山獠反, 交州都督李道彦败之。十二月辛巳,壁州山獠反,右武候将军上官怀仁讨之。是岁, 滁、豪二州野蚕成茧。

  十三年正月乙巳,拜献陵,赦三原及行从,免县人今岁租赋,赐宿卫陵邑郎将、 三原令爵一级。丁未,至自献陵。二月庚子,停世封刺史。三月乙丑,有星孛于毕、 昴。四月戊寅,如九成宫。甲申,中郎将阿史那结社率反,伏诛。壬寅,云阳石然。 五月甲寅,以旱避正殿,诏五品以上言事,减膳,罢役,理囚,赈乏,乃雨。六月 丙申,封弟元婴为滕王。八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十月甲申,至自九成宫。十一月 辛亥,杨师道为中书令。戊辰,尚书左丞刘洎为黄门侍郎,参知政事。十二月壬申, 侯君集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以伐高昌。乙亥,封子福为赵王。壬辰,猎于咸阳。 癸巳,至自咸阳。是岁,滁州野蚕成茧。

  十四年正月庚子,有司读时令。甲寅,幸魏王泰第,赦雍州长安县,免延康里 今岁租赋。二月丁丑,观释奠于国学,赦大理、万年县,赐学官高第生帛。壬午, 幸温汤。辛卯,至自温汤。乙未,求梁皇偘褚仲都、周熊安生沈重、陈沈文阿周弘 正张讥、隋何妥刘焯刘炫之后。三月,罗、窦二州獠反,广州总管党仁弘败之。五 月壬寅,徙封灵夔为鲁王。六月,滁州野蚕成茧。乙酉,大风拔木。八月庚午,作 襄城宫。癸酉,侯君集克高昌。九月癸卯,赦高昌部及士卒父子犯死、期犯流、大 功犯徒、小功缌麻犯杖,皆原之。闰十月乙未,如同州。甲辰,猎于尧山。庚戌, 至自同州。十一月甲子,有事于南郊。十二月丁酉,侯君集俘高昌王以献,赐酺三 日。癸卯,猎于樊川。乙巳,至自樊川。

  十五年正月辛巳,如洛阳宫,次温汤。卫士崔卿、刁文懿谋反,伏诛。三月戊 辰,如襄城宫。四月辛卯,诏以来岁二月有事于泰山。乙未,免洛州今岁租,还户 故给复者加给一年,赐民八十以上物,惸独鳏寡疾病不能自存者米二斛。虑囚。六 月己酉,有星孛于太微。丙辰,停封泰山,避正殿,减膳。七月丙寅,宥周、隋名 臣及忠列子孙贞观以后流配者。十月辛卯,猎于伊阙。壬辰,如洛阳宫。十一癸酉, 薛延陀寇边,兵部尚书李世勣为朔州道行军总管,右卫大将军李大亮为灵州道行军 总管,凉州都督李袭誉为凉州道行军总管,以伐之。十二月戊子,至自洛阳宫。庚 子,命三品以上嫡子事东宫。辛丑,虑囚。甲辰,李世勣及薛延陀战于诺真水,败 之。乙巳,赠战亡将士官三转。

  十六年正月乙丑,遣使安抚西州。戊辰,募戍西州者,前犯流死亡匿,听自首 以应募。辛未,徙天下死罪囚实西州。中书舍人岑文本为中书侍郎,专典机密。六 月戊戌,太白昼见。七月戊午,长孙无忌为司徒,房玄龄为司空。十一月丙辰,猎 于武功。壬戌,猎于岐山之阳。甲子,赐所过六县高年孤疾氈衾粟帛,遂幸庆善宫。 庚午,至自庆善宫。十二月癸卯,幸温汤。甲辰,猎于骊山。乙己,至自温汤。

  十七年正月戊辰,魏徵薨。代州都督刘兰谋反,伏诛。二月己亥,虑囚。戊申, 图功臣于凌烟阁。三月壬子,禁送终违令式者。丙辰,齐王祐反,李世勣讨之。甲 子,以旱遣使覆囚决狱。乙丑,齐王祐伏诛,纵复齐州一年。四月乙酉,废皇太子 为庶人,汉王元昌、侯君集等伏诛丙。戌,立晋王治为皇太子,大赦,赐文武官及 五品以上子为父后者爵一级,民八十以上粟帛,酺三日。丁亥,杨师道罢。己丑, 特进萧瑀为太子太保,李世勣为太子詹事:同中书门下三品。庚寅,谢承乾之过于 太庙。癸巳,降封魏王泰为东莱郡王。六月己卯朔,日有食之。壬辰,葬隋恭帝。 甲午,以旱避正殿,减膳,诏京官五品以上言事。丁酉,高士廉同中书门下三品, 平章政事。闰月丁巳,诏皇太子典左右屯营兵。丙子,徙封泰为顺阳郡王。七月丁 酉,房玄龄罢。八月庚戌,工部尚书张亮为刑部尚书,参豫朝政。十月丁未,建诸 州邸于京城。丁巳,房玄龄起复。十一月己卯,有事于南郊。壬午,赐酺三日,以 凉州获瑞石,赦凉州。十二月庚申,幸温汤。庚午,至自温汤。

  十八年正月乙未,如钟官城。庚子,如鄠。壬寅,幸温汤。二月己酉,如零口。 乙卯,至自零口。丁巳,给复突厥、高昌部人隶诸州者二年。四月辛亥,如九成宫。 七月甲午,营州都督张俭率幽、营兵及契丹、奚以伐高丽。八月壬子,安酉都护郭 孝恪为西州道行军总管,以伐焉耆。甲子,至自九成宫。丁卯,刘洎为侍中,岑文 本为中书令,中书侍郎马周守中书令。九月,黄门侍郎褚遂良参豫朝政。辛卯,郭 孝恪及焉耆战,败之。十月辛丑朔,日有食之。癸卯,宴雍州父老于上林苑,赐粟 帛。甲寅,如洛阳宫。己巳,猎于天池。十一月戊寅,虑囚。庚辰,遣使巡问郑、 汝、怀、泽四州高年,宴赐之。甲午,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李世勣、马周为 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十六总管兵以伐高丽。十二月壬寅,庶人承乾卒。戊午,李 思摩部落叛。

  十九年二月庚戌,如洛阳宫,以伐高丽。癸丑,射虎于武德北山。乙卯,皇太 子监国于定州。丁巳,赐所过高年鳏寡粟帛,赠比干太师,谥忠烈。三月壬辰,长 孙无忌摄侍中,吏部尚书杨师道摄中书令。四月癸卯,誓师于幽州,大飨军。丁未, 岑文本薨。癸亥,李世勣克盖牟城。五月己巳,平壤道行军总管程名振克沙卑城。 庚午,次辽泽,瘗隋人战亡者。乙亥,辽东道行军总管张君乂有罪,伏诛。丁丑, 军于马首山。甲申,克辽东城。六月丁酉,克白岩城。已未,大败高丽于安市城东 南山,左武卫将军王君愕死之。辛酉,赐酺三日。七月壬申,葬死事官,加爵四级, 以一子袭。九月癸未,班师。十月丙午,次营州,以太牢祭死事者。丙辰,皇太子 迎谒于临渝关。戊午,次汉武台,刻石纪功。十一月癸酉,大飨军于幽州。庚辰, 次易州。癸未,平壤道行军总管张文干有罪,伏诛。丙戌,次定州。丁亥,贬杨师 道为工部尚书。十二月戊申,次并州。己未,薛延陀寇夏州,左领军大将军执失思 力败之。庚申,杀刘洎。

  二十年正月辛未,夏州都督乔师望及薛延陀战,败之。丁丑,遣使二十二人, 以六条黜陟于天下。庚辰,赦并州,起义时编户给复三年,后附者一年。二月甲午, 从伐高丽无功者,皆赐勋一转。庚申,赐所过高年鳏寡粟。三月己巳,至自高丽。 庚午,不豫,皇太子听政。己丑,张亮谋反,伏诛。闰月癸巳朔,日有食之。六月 乙亥,江夏郡王道宗、李世勣伐薛延陀。七月辛亥,疾愈。李世勣及薛延陀战,败 之。八月甲子,封孙忠为陈王。己巳,如灵州。庚辰,次泾州,赐高年鳏寡粟帛。 丙戌,逾陇山关,次瓦亭,观牧马。丁亥,许陪陵者子孙从葬。九月辛卯,遣使巡 察岭南。甲辰,铁勒诸部请上号为“可汗”。辛亥,灵州地震。十月,贬萧瑀为商 州刺史。丙戌,至自灵州。十一月己丑,诏:“祭祀、表疏,籓客、兵马、宿卫行 鱼契给驿,授五品以上官及除解,决死罪,皆以闻,余委皇太子。”

  二十一年正月壬辰,高士廉薨。丁酉,诏以来岁二月有事于泰山。甲寅,以铁 勒诸部为州县,赐京师酺三日。虑囚,降死罪以下。二月丁丑,皇太子释菜于太学。 三月戊子,左武卫大将军牛进达为青丘道行军大总管,李世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 率三总管兵以伐高丽。四月乙丑,作翠微宫。五月戊子,幸翠微宫。壬辰,命百司 决事于皇太子。庚戌,李世勣克南苏、木底城。六月丁丑,遣使铁勒诸部购中国人 陷没者。七月乙未,牛进达克石城。丙申,作玉华宫。庚戌,至自翠微宫。八月, 泉州海溢。壬戌,停封泰山。九月丁酉,封子明为曹王。十月癸丑,褚遂良罢。十 一月癸卯,进封泰为濮王。十二月戊寅,左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为昆丘道行军大总 管,率三总管兵以伐龟兹。

  二十二年正月庚寅,马周薨。戊戌,幸温汤。己亥,中书舍人崔仁师为中书侍 郎,参知机务。丙午,左武卫大将军薛万彻为青丘道行军大总管,以伐高丽。长孙 无忌检校中书令,知尚书、门下省事。戊申,至自温汤。二月褚遂良起复。乙卯, 见京城父老,劳之,蠲今岁半租,畿县三之一。丁卯,诏度辽水有功未酬勋而犯罪 者与成官同。乙亥,幸玉华宫。己卯,猎于华原。流崔仁师于连州。三月丁亥,赦 宜君给复县人自玉华宫苑中迁者三年。四月丁巳,松州蛮叛,右武候将军梁建方败 之。六月丙寅,张行成存问河北从军者家,令州县为营农。丙子,薛万彻及高丽战 于泊灼城,败之。七月甲申,太白昼见。壬辰,杀华州刺史李君羡。癸卯,房玄龄 薨。八月己酉朔,日有食之。辛未,执失思力伐薛延陀余部于金山。九月庚辰,昆 丘道行军总管阿史那社尔及薛延陀余部处月、处蜜战,败之。己亥,褚遂良为中书 令。壬寅,眉、邛、雅三州獠反,茂州都督张士贵讨之。十月癸丑,至自玉华宫。 己巳,阿史那社尔及龟兹战,败之。十二月辛未,降长安、万年徒罪以下。闰月癸 巳,虑囚。

  二十三年正月辛亥,阿史那社尔俘龟兹王以献。三月己未,自冬旱,至是雨。 辛酉,大赦。丁卯,不豫,命皇太子听政于金液门。四月巳亥,幸翠微宫。五月戊 午,贬李世勣为叠州都督。己巳,皇帝崩于含风殿,年五十三。庚午,奉大行御马 舆还京师。礼部尚书于志宁为侍中,太子少詹事张行成兼侍中,高季辅兼中书令。 壬申,发丧,谥曰文。上元元年,改谥文武圣皇帝;天宝八载,谥文武大圣皇帝; 十三载,增谥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

  赞曰:甚矣,至治之君不世出也!禹有天下,传十有六王,而少康有中兴之业。 汤有天下,传二十八王,而其甚盛者,号称三宗。武王有天下,传三十六王,而成、 康之治与宣之功,其余无所称焉。虽《诗》、《书》所载,时有阙略,然三代千有 七百余年,传七十余君,其卓然著见于后世者,此六七君而已。呜呼,可谓难得也! 唐有天下,传世二十,其可称者三君,玄宗、宪宗皆不克其终,盛哉,太宗之烈也! 其除隋之乱,比迹汤、武;致治之美,庶几成、康。自古功德兼隆,由汉以来未之 有也。至其牵于多爱,复立浮图,好大喜功,勤兵于远,此中材庸主之所常为。然 《春秋》之法,常责备于贤者,是以后世君子之欲成人之美者,莫不叹息于斯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参考翻译

写翻译

译文

  太宗,名世民,是高祖的次子。母亲是太穆皇后窦氏。太宗刚四岁时,有一书生拜见高祖说:“明公的容貌在相法上是贵人,就必有贵子。”到见了太宗,说:“他有龙凤的姿质,日月的仪表,也许年近二十岁,即能济世安民。”书生离去后,高祖怕他讲的话泄露出去,派人追杀他,却不知其去向,因而以为他是神。于是用他的话,给太宗取名叫世民。...